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网 > BG言情 > 春潮倒灌 > 第98章 番外:紫藤、金鱼与海魂衫

第98章 番外:紫藤、金鱼与海魂衫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很久之前,院里种着几棵紫藤树。

    紫藤树的年龄比我和黎海生加在一起还要大许多,枝繁叶茂,缠绕在白色大理石修筑的长廊上,每每到了春末夏初,紫藤花开铺满整个长廊,远处看像是最高产的葡萄,一串一串紫色的小花盛放,馥郁的花香在随春风肆意飘荡在整个方圆十几米。

    紫藤是一种挺特别的开花植物,因为它花开于春红已谢的时刻。语文课上,讲过宗璞《紫藤萝瀑布》一文,那位文学大家从一串串花朵中悟出时间的流逝以及种种人生哲学,而对比黎海生这个木头脑袋,看那树的时候,眼睛里好像是看不见成团成簇的花的。

    他独喜欢那粗壮又盘虬卧龙树枝。

    当然,不是因为他有什么审美上的独特见解,而是因为那树枝刚好能承住一个小孩的重量,以供他从高处抱住紫藤的枝干滑下来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承认,在我童年相当漫长的时间里,我是看不懂黎海生那颗脑袋瓜子的,有时候我会想,要不要模仿科研人员对待爱因斯坦脑子的做法,也给黎海生开开瓢,大脑切片研究一下他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他和手里的金鱼一起从紫藤树枝干上摔下来了。

    金鱼是从紫竹院钓上来的,那种专门给小孩玩的钓鱼游戏,池子里大大小小的橘红色金鱼早就被面团喂饱,后来的游客蹲在池子旁边蹲到脚底板发麻,也不一定能够钓上来一条,偶尔撞见脑子不聪明的金鱼才有机会揣进薄薄一层塑料袋里带走。

    黎海生和他钓上来的金鱼一样,笨。

    直到今天,我都没弄明白他带着金鱼一起爬树的原因。总而言之,他攀到接近三个他那么高的紫藤树上,像猴子一样用两条腿盘在藤条上,一只手向远处举起他装着金鱼的塑料袋,用仅剩的一只手抓住上方的枝干,晃晃悠悠,荡在紫藤花丛中。

    “看呐,看呐!”他对着自己的金鱼说。

    “看着点!”我站在黎海生的下方,双目盯紧他在我面前摇晃的两条小腿。

    他低下头来,对着我眨了眨眼睛,随后大笑起来。他笑得浑身发颤,以至于手中抓着的塑料袋里,那条金鱼仿佛也燃起了危机意识,惊恐地用灯泡似的眼睛望向我,口中急促地吐出气泡。

    在我还没能反应过来之前,一阵风从我面前掠过,同时伴随重物落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张开嘴巴,眼睁睁看黎海生和那条可怜的金鱼一起从紫藤树的枝干上跌落,薄薄一层塑料袋在触碰到地面的瞬间,如同气球一般炸开,清水和金鱼一同飞溅出去,我隐约看见那条橘红色的金鱼在地上弹起又落下,半透明的尾巴拍打两下地面,很快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黎海生哭起来,哭得山崩地裂。

    我站在一旁不知所措,眼睛盯着那条死去的金鱼,又盯着旁边的紫藤树,甚至在那一瞬间生气几分怨念——我愿意将地上这个小倒霉蛋儿的错误归咎到它们上。

    是路过的战士将他扶起来的。

    那战士长得不高,皮肤很白,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海魂衫,笑起来露出六颗整齐的牙齿:“小朋友,摔到哪了?”

    黎海生抬眼看着他,也不哭了,一双眼睛等得圆,眨巴眨巴像两颗玻璃珠子,他说,摔到他的金鱼了。

    黎海生回家跟我追忆这件事情的时候,他用稚嫩的童声管当年那个战士叫做“海魂衫哥哥”。

    那个海魂衫哥哥看了看他死掉的金鱼,愣了会神,又灿烂一笑,弯腰将金鱼从水泥地上捧起,说,你等哥哥一会,哥哥找人救一救你的金鱼。

    黎海生信了他的话,他坐在地面上揉着自己的屁股,眼巴巴盼着那个身着海魂衫的战士回来。

    我说,人死不能复生,金鱼也一样。

    黎海生却说,他妈妈跟他说当兵的从来不骗人。

    “哥哥说能治,就是能治。”

    我对他的木鱼脑袋深感无语,后来再想起这件事,只觉得如果能给一个孩子保留下那点天真的幻想,说谎也就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行。奈何我那会是刚明白“生死”含义的时候,我恃才傲物,因自己稍微的早慧而将黎海生看做是一个有点呆的小孩,于是非要在一丁点小事上争出点高下。

    我说,黎海生,你傻不傻,金鱼死了就是死了,如果你想要的话,我们还可以叫鹏哥带我们去花鸟市场买几条都可以,你先从地上起来。

    黎海生对我的话置若罔闻,抿起嘴巴,双目含泪,却倔强地一声不吭,直到他的“海魂衫哥哥”拎着一个塑料袋跑回来,笑着喊道:“小朋友,你看,你的金鱼被我救活啦。”

    黎海生惊喜地从地上站起来,屁颠屁颠跑上去,将塑料袋捧到自己的手里,扬起小脸看着那位海军战士:“谢谢哥哥,我妈没跟我说错。”他说,笑得比旁边的紫藤花开得还灿烂。

    木已成舟,我没再戳破关于前后两条金鱼尾巴颜色不一样这件事。

    黎海生捧着他的金鱼回了家,好生喂养,只是可怜世间万物本来就有自己的既定寿命,在这个物质世界里不会因为主观意愿而产生任何变化,金鱼拥有短暂的一生,它在一次黎海生出游过后翻了肚皮,睁着一双大而茫然的眼睛看向鱼缸外,被弧形玻璃扭曲过的世界。

    黎海生哭得很伤心,他将金鱼埋在了家楼下那棵常绿灌木下面,一点点用手指头挖着泥土,堆起两个鼓包。

    我问他为什么是两个。

    他说,因为金鱼有两条尾巴。

    我理解的是,他觉得金鱼的尾巴有两片,分得很开,在水里游动的时候也经常并不同步,所以黎海生要给金鱼堆两个冢。

    黎海生是个天生的乐天派,他在哭过一顿之后,第二天又恢复如常,笑嘻嘻来我家打游戏,对着神奇宝贝里面的鲤鱼王打打杀杀,丝毫不见昨天的悲痛欲绝,而后的日子里,他也再没有提过金鱼的事情,我觉得他是忘记了,毕竟,不是所有人都能记得很小时候发生的事情,大部分人在成长过程中,都在不停地遗忘,黎海生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天生乐观,因为他总是能轻而易举将难过的事情揭过。

    后来,有时候我会觉得黎海生的“乐观”是一件特别残忍的事情,比如,我总觉得如果哪天我从他身边离开了,他又会像忘记自己的金鱼一样忘记我。

    但是,我的记忆力一直很好,我从来没有忘记过黎海生看向那个海军战士的眼神。

    我必须得承认一件事,或许每个孩子都有过一个“英雄梦”,尤其是在十几岁的时候,我们总觉得自己能与众不同,为自己稍显优秀的地方而洋洋自得。我们愤世嫉俗、我们众醉独醒、我们一腔热血,觉得自己可以为了一个梦想抛弃一切,觉得我们可以仅凭自己的力量改变命运和世界。

    我也想成为黎海生眼睛里的“海魂衫哥哥”,我想给他变出一条金鱼。

    所以,当初改报志愿的事情并非顾严一个人的意志,虽然是他提出、他执行,但是我同意了。

    我同意离开我的黎海生,离开我的家乡,离开我所熟悉的一切,追寻一条金鱼。

    当我带着满身泥土和疲倦躺倒在硬板床上的时候,我时常会想起黎海生……以及我的母亲,许芸。她是我的金鱼,牺牲于2008年夏季,为了一个信仰、一片土地、一群可爱的人民。

    当她还在世的时候,她曾经告诉我,她从来没有后悔将青春献给祖国。

    所以,我想,即使她没有等到能够安度的晚年,她应该也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。这是我的母亲,千万万女性当中的一员,作出了比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都要勇敢的决定。

    我如此深切地思念她,正如同我如此深切地想念童年的夏天,鸽哨声盘旋的北京,春风夹杂轻微尘土的气味,抚摸过每一个孩子的面孔,亲吻着每一面飘动的红旗。

    只是很多时候命运弄人,我最终还是回到了黎海生的身边,我当然爱他。

    他没有因为时间和距离忘记我,正如同他没有忘记过自己的金鱼,后来有一天,我们两个在后海一家酒馆里喝酒,驻场的是一个民谣歌手,唱的是《白桦林》,黎海生喝多了,听到中间就开始趴在我肩头哭。

    我问他哭什么。

    他说,他很想他的金鱼。

    那条被摔死在水泥地面上的金鱼。

    “如果时间能倒流该多好,起死回生,春潮倒灌,四季逆向流转,我们永远活在最好的时光,却能更早学会爱。”
【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.esvwp.com 手机版阅读网址 m.esvwp.com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